登录 注册

《穀梁传》榖梁传·僖公(元年~三十三年)

时间:2017-06-14 穀梁传 我要投稿

  僖公元年

  元年春,王正月。继弑君不言即位,正也。齐师、宋师、曹师次于聂北,救邢。救不言次,言次非救也。非救而曰救,何也?遂齐侯之意也。是齐侯与?齐侯也。何用见其是齐侯也?曹无师,曹师者曹伯也。其不言曹伯,何也?以其不言齐侯,不可言曹伯也。其不言齐侯,何也?以其不足乎扬,不言齐侯也。

  夏,六月,邢迁于夷仪。迁者,犹得其国家以往者也。其地,邢复见也。齐师、宋师、曹师城邢。是向之师也,使之如改事然,美齐侯之功也。

  秋,七月戊辰,夫人姜氏薨于夷。夫人薨不地,地,故也。齐人以归。不言以丧归,非以丧归也。加丧焉,讳以夫人归也,其以归薨之也。楚人伐郑。

  八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郑伯、曹伯、邾人于柽。

  九月,公败邾师于偃。不日,疑战也。疑战而曰败,胜内也。

  冬,十月壬午,公子友帅师败莒师于丽,获莒挐。莒无大夫,其曰莒挐何也?以吾获之目之也。内不言获,此其言获何也?恶公子之绐。绐者奈何?公子友谓莒挐曰:“吾二人不相说,士卒何罪?”屏左右而相搏,公子友处下,左右曰“孟劳!”孟劳者,鲁之宝刀也。公子友以杀之。然则何以恶乎绐也?曰弃师之道也。

  十有二月丁巳,夫人氏之丧至自齐。其不言姜,以其杀二子,贬之也。或曰为齐桓讳杀同姓也。

  僖公二年

  二年春,王正月,城楚丘。楚丘者何?卫邑也。国而曰城,此邑也,其曰城何也?封卫也。则其不言城卫何也?卫未迁也。其不言卫之迁焉何也?不与齐侯专封也。其言城之者,专辞也。故非天子不得专封诸侯。诸侯不得专封诸侯,虽通其仁以义而不与也。故曰仁不胜道。

  夏,五月辛巳,葬我小君哀姜。虞师、晋师灭夏阳。非国而曰灭,重夏阳也。虞无师,其曰师何也?以其先晋,不可以不言师也。其先晋何也?为乎灭夏阳也。夏阳者,虞虢之塞邑也。灭夏阳而虞虢举矣。虞之为乎灭夏阳何也?晋献公欲伐虢,荀息曰:“君何不以屈产之乘、垂棘之璧而借道乎虞也?”公曰:“此晋国之宝也,如受吾币而不借吾道,则如之何?”荀息曰:“此小国之所以事大国也。彼不借吾道,必不敢受吾币。如受吾币而借吾道,则是我取之中府而藏之外府,取之中厩而置之外厩也。”公曰:“宫之奇存焉,必不使受之也。”荀息曰:“宫之奇之为人也,达心而懦,又少长于君,达心则其言略,懦则不能强谏,少长于君则君轻之。且夫玩好在耳目之前,而患在一国之后,此中以上乃能虑之,臣料虞君中以下也。”公遂借道而伐虢。宫之奇谏曰:“晋国之使者,其辞卑而币重,必不便于虞。”虞公弗听,遂受其币而借之道。宫之奇谏曰:“语曰:‘脣亡则齿寒。’其斯之谓与!”挈其妻子以奔曹。献公亡虢,五年而后举虞。荀息牵马操璧而前曰:“璧则犹是也,而马齿加长矣!”

  秋,九月,齐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黄人盟于贯。贯之盟,不期而至者,江人、黄人也。江人、黄人者,远国之辞也。中国称齐、宋,远国称江、黄,以为诸侯皆来至也。

  冬,十月,不雨。不雨者,勤雨也。楚人侵郑。

  僖公三年

  三年春,王正月,不雨。不雨者,勤雨也。

  夏,四月,不雨。一时言不雨者,闵雨也。闵雨者,有志乎民者也。徐人取舒。

  六月,雨。雨云者,喜雨也。喜雨者,有志乎民者也。

  秋,齐侯、宋公、江人、黄人会于阳谷。阳谷之会,桓公委、端、搢笏而朝诸侯,诸侯皆谕乎桓公之志。

  冬,公子季友如齐莅盟。莅者位也。其不日,前定也。不言及者,以国与之也。不言其人,亦以国与之也。楚人伐郑。

  僖公四年

  四年春,王正月,公会齐侯、宋公、陈侯、卫侯、郑伯、许男、曹伯侵蔡。蔡溃。溃之为言,上下不相得也。侵,浅事也。侵蔡而蔡溃,以桓公为所侵也。不土其地,不分其民,明正也。遂伐楚,次于陉。遂,继事也。次,止也。

  夏,许男新臣卒。诸侯死于国,不地;死于外,地。死于师,何为不地?内桓师也。楚屈完来盟于师,盟于召陵。楚无大夫,其曰屈完何也?以其来会桓,成之为大夫也。其不言使,权在屈完也。则是正乎?曰非正也。以其来会诸侯,重之也。来者何?内桓师也。于师,前定也。于召陵,得志乎桓公也。得志者,不得志也,以桓公得志为仅矣。屈完曰:“大国之以兵向楚何也?”桓公曰:“昭王南征不反。菁茅之贡不至,故周室不祭。”屈完曰:“菁茅之贡不至,则诺。昭王南征不反,我将问诸江!”齐人执陈袁涛涂。齐人者,齐侯也。其人之,何也?于是哆然外齐侯也,不正其逾国而执也。